可以从三层逻辑来理解拜登政府的财政政策,这三层逻辑层层递进,分别是:短期来看财政政策刺激经济,中期来看征税未必严重抑制经济,长期来看拜登经济学提升潜在经济增速。

第一层,短期来看,财政政策刺激经济。拜登“美国就业计划”打算8年内投入2.25 万亿美元,主要投向基建、能源、就业、研发等领域。2.25万亿美元分配到8 年内,每年约占GDP 的1%。“美国家庭计划”,涉及保健、医疗方面,约1 万亿美元。

估计财政支出对经济的影响,还要考虑乘数效应,而财政支出乘数则受到融资方式、利率环境、贫富差距、疫情等因素的影响。征税何时落地还不确定,基建计划前期可能还是依靠发债融资。在政策利率接近0 且通过发债融资时,财政支出乘数最大,约为1.5。那么,拜登Build Back Better 计划两部分加起来,前期可拉动美国名义GDP 增长约3 个百分点。后期美联储加息的话,财政支出乘数将会下降至1.1 附近,财政刺激对经济的拉动也会减弱。不过疫情的好转,会抵消支出乘数的部分下降。

第二层,中期来看,征税未必严重抑制经济。税收对财政支出的挤出效应取决于贫富差距、征税方式。一些新经济企业利用垄断能力获得超额利润,又进行“合理”避税,对这些企业征税很有必要。同时,美国经济的轻资产化以及更加垄断,已经使企业的投资动力减弱。对企业征税可能会影响企业利润,但是对实体经济投资的影响或许没那么严重。对高收入人群征税带来的消费的挤出效应可能没那么大。高收入人群的休闲机会成本较高,也不会因为收入征税而减少劳动供给。可见,从垄断企业以及高收入人群征税,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没那么可怕。征税并不是完全地挤出投资,征税下的财政支出乘数在0.6 左右。综合考虑融资方式、利率环境、疫情、财政支出节奏,拜登财政刺激对经济近期的影响强于后期。

第三层,长期来看,拜登经济学提升潜在经济增速。拜登的供给侧改革有助于抵御疫情对经济的长期负面影响,并提升潜在经济增速。税收减少贫富差距,长期有助于提升日益萎缩的需求,改善企业的盈利,增加企业研发投入。同时,工人薪资上涨,也会增加休闲的机会成本,吸引退出劳动力市场的人们重新工作。这些都会拉升潜在经济增速。除了经济方面,缩小贫富差距还具有重要的社会、政治意义。

故,从短期来看,在经济上升期,拜登财政刺激的时机、规模、资金来源或许有争议,但从长期来看,如果做到缩小贫富差距,仅此一项就使拜登经济学意义非凡。

风险提示:政策落实不及预期

(文章来源:新时代证券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