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作者:资深自媒体人冯煜晖

根据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2019,2019年中国城市经济竞争力排名升少降多。东部沿海城市和中部地区的城市经济竞争力水平升多降少。2019年中国291个城市中有103个城市经济竞争力水平排名上升,占总样本的35.40%。欠发达的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的资源型城市降多升少。中国有9个城市跻身前50名,分别是深圳第4、上海第10、香港第13、北京第17、广州第18、苏州(25)、南京(42)、武汉(43)、台北(44)。

中国有20个城市进入前100强,其中相对于2018年排名,宁波提升11名,杭州提升10名,青岛、佛山提升9名,天津下降40名。

天津、大连和沈阳,为何成为竞争力下降最快的三大城市?

2019年的数据显示,天津以14104.28亿在前十名垫底,而且其实际增速也垫底,为4.8%,天津地方税收收入1634.2亿元,增长0.6%。天津全市常住人口1561.83万人,比上年末仅增加2.23万人。2018年,天津的GDP为18809.64亿元,名义增速1.15%,实际增速3.6%;工业增加值6962.71亿,增长0.014%;固定资产投资下降5.6%,2017年,天津市第二产业增加值7590.36亿元,增长1.0%。

中国进入前200强有39个城市,相对于2018年排名,泰州前进38名、西安前进21名,福州前进20名,东莞前进20名,扬州前进19名,济南前进16名,珠海前进14名。厦门和镇江均后退6名,烟台后退9名,沈阳下降30名,大连下降60名。

天津、大连和沈阳,为何成为竞争力下降最快的三大城市?

《财经》杂志曾报道,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发现,这个工业大省的部分部门、官员在招商引资之后,动辄“关门打狗”——以各种理由对民营企业进行罚款。有的配套企业迁到天津或河北,仍与辽宁国企有业务往来,宁肯多付运费,也不再付“制度成本”。导致不少为辽宁国企配套的南方中小企业,或撤资回乡,或转战它地。东北一方面劳动力严重短缺,另一方面失业率还将上升、劳动参与率也将下降(隐性失业),“用工荒”和“就业难”将长期并存,劳动力将继续外流。黑吉辽+内蒙,这四个泛东北地区,不出所料的成为低青少年比例+低经济增速的典型代表。

天津、大连和沈阳,为何成为竞争力下降最快的三大城市?

沈阳和大连、石家庄和唐山、济南青岛烟台,多核发展的结果是各个核心都不够有竞争力,难以吸引高端产业和人口。综上所述,未来5-10年,中国将迎来年轻人口的断崖式下滑,那些能留住和吸引更多、更高素质年轻人口的地区,无疑会在未来的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中占据先机。无论是沿海还是内陆,在人口大盘缩减的情况下,培养有竞争力的大型、特大型都市圈来抢夺人口和产业,会日益成为各地政府的最佳选择。而绝大部分中小城镇,则将在这场争夺战中,无情的沦落为炮灰。

天津、大连和沈阳,为何成为竞争力下降最快的三大城市?

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东北三省人口每年净流出180万。东北三省的老年人口占比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儿童和青壮年人口占比又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东北的人口结构是两头少、中间多的纺锤形,但是伴随着超低的生育率和年轻人口的流出,纺锤形将很快变成倒三角形,这不仅将加速东北的老龄化,还将使东北失去优秀的劳动力和有购买力的消费者。面临的的核心问题是整个实体经济下行的压力,特别是旧动能的萎缩,落地的产业并没有成本的下降而迸发出新的活力,而是换了个地方进行慢死亡。而目前引进的新动能也都是刚落地没多久,还没有充分激发活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