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植萍足球采访日记:1994年在双流遭遇大连女足输球,准备去成都

图文来自:足球城大连第一位女专业足球记者赵植萍

1994年3月11日,星期五,农历正月三十,天气阴。

今天休息本想去杜甫草堂,但司机没有来。采访了广西队教练,中午吃饭时,石克隽要请我和史万春小朱到他家里吃饺子,我说我不能去了,因为我晚上要传稿子,我不知道应该写什么,很犯愁。(注:刚刚接触足球不到一年,又很少外出采访,真的不知道该写些什么。)写着写着《羊城晚报》的谢红来了,越是想静一静写点东西,越是有人来打扰。

一下午我都在写稿子,又想跟谢红讲话,看来她挺有意思的。晚上终于把稿子发了出去,我们俩手握着手从后门进去向黑暗中走去。她说我胆子真大,她说她不行,她很佩服我的能力。发稿时,那个小伙子告诉我,那天热情的人是他们的局长,他愿意喝酒。我心里因为踢破了人家的暖瓶,有点愧疚。时间长了认识了他们发传真的价钱也减半了。

赵植萍足球采访日记:1994年在双流遭遇大连女足输球,准备去成都

回来后我和谢红仿佛有许多话要说,不知为什么,在她面前我一直想讲我的经历。她刚刚结婚想家想的厉害。她讲着她的恋爱史,讲着去年在昆明滇池同马永峰他们一起玩儿的美好情景,她讲的时候,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席慕容的散文《有月亮的晚上》的情景:在这样的月夜里,很多忘不了的时刻都会回来,这样的一轮满月,一直不断地在我生命里出现,在每个忘不了的时刻里,它都在那里,高高地从清朗的天空上俯视着我,端详着我,陪伴着我。白昼的回忆常会被我忘记,而在月亮下的事情却总深深地刻在我心里,甚至连一些不相干的人和事也不会忘……

谢红讲着讲着,感到幸福的不得了。我们仿佛一下子要把所有的话全部讲完,人生难得觅知音。但是为了明天的任务,我们俩克制了自己,终于不讲了,12点多了我们才睡觉。

赵植萍足球采访日记:1994年在双流遭遇大连女足输球,准备去成都

1994年3月12日,星期六,农历二月初一,天气阴。

大连和广东比赛,大连队输了,谢红高兴了,我替大连队难过。结账时老初告诉陈导,记者的费用不用管。他们问我,不知道大连队给了你什么好处,你还这么替这个队伍着想。我说毕竟是家乡的球队呀。(注:每次外出采访,我压根都没有想过要跟哪个球队沾光,都是自己花钱吃饭。从小到大父母一直教育我不能占便宜,哪怕是公家的便宜都不要沾。参加工作36年,特别是在报社工作期间,只顾着忙工作,从来没有向领导要过待遇,不参加竞聘领导职务,就连评职称的事情都懒得去做,只要涉及到个人的利益都不愿意争取,不愿意在这些方面累心累肺,感觉活得潇洒轻松愉快,实际是典型的阿Q精神。还常常用现在的话来告诫自己:舍得舍得,越舍越得,沾光沾光,越沾越光。)石克隽把去三峡的线路图都给我画好了,我好感动,他很认真。

赵植萍足球采访日记:1994年在双流遭遇大连女足输球,准备去成都

晚上传稿时石子(石雪清)说:“你去成都吧。”我想明天我真的该去成都了。心情很坏,想家想得厉害。晚上,往长春路婆婆家里挂了电话,老公公告诉我:“这几天连祥一直打电话找你找不到,好像有什么急事儿。”放下电话,我一直琢磨着会有什么急事儿,他能这样一直给我打电话呢?一般的情况下,他从来都不会打扰我的。(注:那个年代,没有手机,通讯不发达。因为他已经领着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家,那个时候家里又没有电话,真的很耽误事。)晚上睡不着觉,一直琢磨着他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打电话呢?翻来覆去,直到睡着了还做噩梦惊醒……